《自然》:新冠与SARS不同 有症状8天后不分离活病毒


一是聚焦主责主业。坚决扭转中小银行偏离主业、盲目追求速度和规模的发展模式,回归本源、深耕本地、下沉服务,特别是强化社区和县域金融服务。对异地经营行为进行严格规范。

六是切实降低企业融资成本。进一步开展银行收费清理,严肃查处“存贷挂钩”“以存定贷”等违规行为,鼓励保险机构提供融资增信。另外,刚才财政部长宏才同志也讲了降低担保费率和中介费率,人民银行也提了要求,我们要做到让政策的红利实实在在的落到小微企业身上,避免被截留。

谢谢你的提问。总的来说,我国政府债务的规模这些年有一些增加,但是增加的幅度是可控的。截至2019年末,我国地方政府债务21.31万亿元,如果以债务率(债务余额/综合财力)衡量地方政府债务水平,2019年地方政府债务率为82.9%,低于国际通行的警戒标准。加上截至2019年底的中央政府债务16.8万亿元,按照国家统计局公布的GDP数据计算,全国政府债务的负债率(债务余额/GDP)为38.5%,低于欧盟60%的警戒线,也低于主要市场经济国家和新兴市场国家水平。目前,我国政府债务风险水平总体可控。谢谢!

疫情发生以来,很多中小微企业面临困难,其中一个非常突出的问题,就是资金链紧张。我们急企业之所急,立即采取了一系列措施,缓解企业的资金压力。据统计,2月末,18家大中型商业银行的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余额5.55万亿元,同比增长31.8%,这个增速是非常可观的。贷款的平均利率是5.22%,较去年下降0.22个百分点。其中,5家大型银行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平均利率4.4%,较去年也下降了0.3个百分点。我们抓了以下几个方面工作:

国务院第88次常务会议确定,进一步强化对中小微企业提供普惠性金融支持。一是增加面向中小银行的再贷款、再贴现额度1万亿元。前面有一个3000亿元,后面有一个5000亿元,这是1万亿元,这是一个连续的过程,帮助点多面广、市场融资成本较高的中小微企业获得再贷款、再贴现的政策支持。二是进一步实施对中小银行的定向降准。中小银行分布比较广泛,扎根基层,天生具有普惠的性质,说一句通俗的话,“小银行要傍大款也傍不上,他们只能服务小企业,所以它天然具有普惠性”。对中小银行实施较低的存款准备金率是推进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举措,通过改革的办法优化金融供给结构和信贷资金配置,支持中小银行更好聚焦中小微企业,增加信贷供给,降低融资成本,服务实体经济。三是加大债券融资支持。支持金融机构发行3000亿元小微金融债券,引导公司信用类债券净融资比上年多增1万亿元,这有利于进一步增加金融机构资金来源,并拓宽企业多元化低成本融资渠道,提升金融服务水平。

此外,财政部高度重视支持小微企业融资和发展。疫情发生以来,财政部与人民银行、银保监会等部门配合,及时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推动国家融资担保基金和各级政府性融资担保再担保机构普遍降费,取消反担保要求,提升服务效率,加快为小微企业提供融资增信服务。允许符合条件的创业担保贷款展期,优先为受疫情影响的小微企业提供贷款和贴息等。财政部还会继续与人民银行、银保监会等部门加强协调配合,做好相关工作,形成协同效应,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对小微企业支持力度,帮助小微企业渡过难关。谢谢!

总之,通过这几年的规范治理,中小银行发展模式、公司治理、经营管理、抵御风险能力等均有了比较明显的改善,我们对中小银行应对风险能力是非常有信心的。

四是压实各方责任。首先,压实中小银行深化改革和风险防控的主体责任,银行经营的好不好,第一位还是靠银行自身,主体责任一定要到位。要通过严监管倒逼银行落实责任,完善管理制度和风控体系,依法规范经营。其次,推动落实地方党委和政府责任。中小银行基本是地方经营的,地方国有资本股东也要落实责任。一旦出现风险,地方还要落实属地风险处置责任。银保监会作为金融管理部门,必须履行好监管责任,既然干了监管,就不能怕得罪人,不能当“稻草人”。要敢于监管、善于监管,纠正各种违法违规行为。

谢谢周主席。下面我们就进入提问环节。

当前,疫情在全球蔓延,其影响是否会超过2008年金融危机?另外,如果一季度经济数据不如预期,央行是否有新的应对方式?谢谢。